Black Kylin

只要这个视频收藏破20,我就立马搞天老板的模型!!


蹭两个标签

【安迪】吾乃侍奉无上至尊之人

Although-:

01
     空蕩的房間裏,只有一張豪華的黑檀木辦公桌和骨椅,門口通往辦公桌的地方,鋪著暗紅色的地毯,地毯的邊上鑲嵌著金箔。椅子上坐著一個不死族,看著一堆不太明白的公文,獨自煩惱。
      啊……好麻煩啊。要是迪米烏哥斯在的話就好了。安玆默默想著,那個忠心的惡魔,全身上下散發著令人嫉妒的紳士氣息,處事波瀾不驚,行為舉止極度優雅的惡魔。
     “噠噠噠……”皮鞋踏在地板的聲音由遠至近,愈發清晰地傳入安玆的聽覺中。整個納薩力克只有迪米烏哥斯和塞巴斯穿著西裝和皮鞋。而賽塞巴斯出去辦公了,很明顯,來者是迪米烏哥斯。
       安玆趕緊調整狀態,準備迎接。但也不忘吐槽,為什麼想到他他就會出現呢……
     “叩叩”敲門聲響起,安玆清了清嗓子,用那威嚴而冰冷的聲音答道“進來。”
       迪米烏哥斯輕輕推開門,然後再轉身慢慢關上門。
       安玆看著迪米烏哥斯的一舉一動,在心底裏感嘆,迪米烏哥斯真的太優雅了。應該說他是一件寶物嗎?
      迪米烏哥斯平靜地走到安玆桌前,單膝下跪,右手放到左胸膛前,“安玆大人。”
      安玆注視著迪米烏哥斯,一成不變的紅色條紋西裝,紅色領帶,白色襯衫,還有那黑色的手套,小小的圓框眼鏡,一切都是他的代表。而這樣一個完美的惡魔,在他面前下跪,表示著忠誠。這樣的迪米烏哥斯讓安玆有些走神,雖然平時他也經常下跪,但都是在其他守護者都在場的情況下,單獨看他如此這般模樣,安玆真是有一些觸動。
       迪米烏哥斯有些疑惑地抖了抖那尖尖的耳朵,尾巴輕輕搖動著,用試探的聲音再次喊了一聲:“安玆大人?”
       安玆這才回過神來,乾咳了兩聲。“起身吧,迪米烏哥斯。”
     “是。”迪米烏哥斯站起身來。還沒等安玆問他有什麽事,迪米烏哥斯就問道“安玆大人為何思緒遠飄?是在思考納薩力克的未來大計嗎?既然如此,不如讓屬下幫您處理公文吧。”
      這是安玆求之不得的事,但他又想到迪米烏哥斯來找他必定是有事相告,所以決定還是先問問。
     “迪米烏哥斯,你來找我所謂何事?”
     “其實屬下是想來報告一下養殖場那邊開發了新的資源,能省下不少經費,讓安玆大人減少給我的預算罷了。”迪米烏哥斯彎下腰,向安玆報告。
        不愧是迪米烏哥斯!!真讓我省心!安玆心裏激動得不行。
      “嗯。知道了。你做得很好。”安玆微微點頭。
        得到讚賞的迪米烏哥斯愉悅地微笑著,尾巴晃動的幅度也更大了。“那麽,安玆大人需要屬下幫您處理公文,好讓您計劃未來嗎?”迪米烏哥斯再次發問。
      “麻煩你了,迪米烏哥斯。”安玆假裝鎮定地將公文合上,放回原位。
      “能為安玆大人分憂,是屬下的榮幸。”迪米烏哥斯站起身來,走到辦公桌前,拿起那沓公文就準備離開。
      “等……等一下。”安玆突然叫住了他。
      “怎麽了?安玆大人。”迪米烏哥斯微微側身,看著他最尊重,最鍾愛的王。金屬尾巴依然在搖晃。
         安玆細長的指骨放在下巴頦上,思考了一下。看著迪米烏哥斯處理公文的話,說不定可以學到不少東西。於是安玆決定讓迪米烏哥斯在他房間裏處理公文。
         “迪米烏哥斯,你把公文放回來,你在這裏處理吧。”安玆的骨指點了點辦公桌。
          沒想到他尊敬的王允許他在他的房間裏處理公文,迪米烏哥斯的尾巴一下子停止了晃動,沒有像平時一樣隨意放置,僵直在半空中。捧著那沓公文,迪米烏哥斯有些慌亂的站在原地。
         愣住了的迪米烏哥斯也挺可愛的啊。安玆暗想。
         迪米烏哥斯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態,捧著公文的他還是彎下腰,表示抱歉,請求王的原諒。
         “過來。”安玆向他揮手,迪米烏哥斯也明白,安玆這是原諒他的失態。雖然安玆本人根本不在意就是了。而他也不好拒絕王的好意,捧著公文,小心翼翼地走到安玆的辦公桌前。
     




02
        迪米烏哥斯將公文都放在了安玆的辦公桌上,但現在他卻更加不知所措。因為唯一一張骨椅安玆正在坐著,而站著處理公文卻又十分奇怪,迪米烏哥斯站在一邊不動,那屬於惡魔的臉龐擰皺在一起。
        看著平時冷靜而有謀略,常常成為其他守護者的軍師的迪米烏哥斯在此刻慌了神的樣子,安玆竟然第一次體會到那所謂“惡趣味”的愉快。即使他不知道迪米烏哥斯為什麼慌亂。
        思索了許久后,迪米烏哥斯開口了。“安玆大人,您允許屬下站著處理公文嗎?雖然很失態。”
        “哦……這樣啊。”現在安玆才明白為什麼迪米烏哥斯會慌亂又尷尬,原來是因為沒有椅子嗎……
        不過迪米烏哥斯如此優雅,讓他站著處理公文也的確不太好,更何況還是自己佔了他的便宜。安玆默默想著。
        再度思考后,安玆站了起來,迪米烏哥斯有些震驚地看著他的王,整個身體微微顫抖,放下了手中已經打開的公文。他再次單膝下跪,“是屬下做的不對嗎?安玆大人。”
        “啊?不不不……”安玆看著迪米烏哥斯一臉自責的模樣,身為不死族的他第一次有些心疼的感覺。安玆走到迪米烏哥斯面前,迪米烏哥斯抬起頭,仰視他的王,隨時準備接受懲罰的樣子。
        安玆抓著迪米烏哥斯的雙臂,感受到充滿力量的肱二頭肌微微撐開襯衫的衣袖,但卻沒有過度,反正就是很合適他,很均勻。
        安玆向上使力,迪米烏哥斯瞬間明白安玆是要他站起身。很快他就站直在安玆面前,而安玆的手卻還在抓著他的雙臂。
        這個姿勢,比較尷尬。他們的臉都快碰到一起了……有些曖昧的氣息在這個房間中迅速瀰漫。而安玆本人(骨)渾然不知,迪米烏哥斯只好將身子微微往後退了退。
        安玆注意到了迪米烏哥斯這一動作,卻認為這是迪米烏哥斯害怕自己受到懲罰的動作。所以又向前了一步,甚至比之前還要更貼近迪米烏哥斯。
        “安玆大人……”迪米烏哥斯十分輕聲地叫喚他。
        “迪米烏哥斯你到我的椅子上去處理公文吧!我站著就好。”安玆說道。這句話即使是用鈴木悟的身份說出來,也不足為奇。
        迪米烏哥斯瞬間就炸毛了,又跪了下去。“這怎麽可以!這張椅子是安玆大人專屬的,屬下沒有這個權利去使用。”
        “你坐不坐?不坐椅子就坐我腿(骨)上。”安玆眼眶中的焰火因為迪米烏哥斯的拒絕,似乎更加猛烈了一些。
        迪米烏哥斯聯想到自己坐在安玆大人腿上處理公文,被安玆大人的氣息包裹住自己的場景,一絲不為人知的淡紅爬上了他的耳梢。他趕緊打斷這個奇怪的聯想,然後低下頭說道:“屬下遵命……”
        安玆這才滿意地點頭,盯著他乖乖坐到椅子上。
        迪米烏哥斯坐在安玆的骨椅上,講公文拿到自己面前,專心致志地開始工作。
        冷靜、睿智,所有讚美智商高和處事不驚的詞語用在迪米烏哥斯身上都是最合適不過。安玆在辦公桌旁看著迪米烏哥斯,他實在想不到更多的詞語去形容現在認真工作的他。
        進入工作狀態的迪米烏哥斯很自然地忽略了王的存在,一門心思全投入在公文上。
        房間裏很安靜,只有惡魔細微的呼吸聲和翻動公文的聲音。微弱的光芒在迪米烏哥斯的鏡片上反光,安玆頓了一下。他似乎從來沒有去理解迪米烏哥斯心中的想法。
        迪米烏哥斯是最讓他省心的守護者,對他的關心自然比其他人少。但他從來不會向自己索求什麼獎勵,他只會幫納薩力克分擔工作事務,還有靜靜傾聽自己的奇怪想法。
        安玆的思緒越飄越遠,以至於他連一開始想要學習迪米烏哥斯處理公文的方法這個目標都忘記了。
        是不是應該給予迪米烏哥斯一些獎賞了呢……
      “安玆大人?”
        聽到有人呼喚自己,安玆才從無邊的思緒中回過神來。
        “是屬下打擾了安玆大人的計劃思想嗎?抱歉。”迪米烏哥斯不知何時已經到了安玆面前,永遠都是那樣優雅的下跪。
        “啊……並不是那樣,你起來吧。”安玆擺擺手。
        “是。”迪米烏哥斯站在安玆身旁,說道“公文已經處理好了,安玆大人大可繼續量度未來大計,屬下先告退了。”
        “迪米烏哥斯。”
        “在。”
        “我想給你一些獎勵,你想要什麼?”安玆尖銳的骨指撓了撓側臉,他完全不知道迪米烏哥斯喜歡什麽。
        “只要安玆大人的獎勵,無論是什麽屬下都十分感謝。”迪米烏哥斯再次彎腰。
        其實送什麽給他,他真的不在意。只要是安玆大人的獎賞,他就算拼盡全力,他也要好好保護。因為那是他的王給予他的獎賞啊。
        “這樣啊……”安玆思索了一下,想起來當初遊戲活動時,通關后送了一隻很精緻的戒指,因為只是好看而沒有功能,所以他將那隻戒指當做紀念品放在自己的物品欄中,閑暇之時拿出來觀賞。
        安玆拿出自己的袋子,從裏面拿出那隻戒指。
        迪米烏哥斯在安玆身旁,臉上雖然沒什麽表情,但他不斷搖晃的尾巴卻出賣了他。
        安玆已經忘記他變成不死族當晚和迪米烏哥斯說過,他的戒指,以後再獎賞。但是迪米烏哥斯卻記得一清二楚,現在他過多的愉悅,是可以理解的。
        安玆細長潔白的骨指拿著那隻戒指,微微轉身抓住了迪米烏哥斯的左手。
        迪米烏哥斯整個身子一激靈,然後不敢再動。他的王啊,正在抓著他的手。
        安玆將戒指調節到官方默認的尺寸,緩慢地將它推入迪米烏哥斯的無名指。安玆在為迪米烏哥斯戴戒指的過程中,屬於人類的常識湧入他的大腦,天啊這不就是結婚的時候幫愛人戴戒指嗎?但現在忽然停下來也很奇怪吧!罷了罷了,這個世界的人物戴戒指時,首選都是左手無名指,這樣也沒什麽奇怪的。
        戒指與迪米烏哥斯的無名指竟然意外的完美貼合,當初安玆戴的時候還需要調節尺寸!看來這個戒指是非屬迪米烏哥斯不可了。
        安玆放開迪米烏哥斯的手,“這是你的獎勵。但是這隻戒指並沒有功能,只是單純的好看。”
        迪米烏哥斯將抬起自己的左手,仔細端詳。高興二字寫完全在臉上,尾巴愉悅地搖晃著。“沒關系的!謝謝安玆大人,屬下一定會好好保護這隻戒指!”
        “嗯。”
        “屬下先離開了。”迪米烏哥斯再次鞠躬。
          他離開的身影映入安玆的眼中,依舊是皮鞋有力踏在地板上的聲音,只是尾巴一直在搖晃,沒停下來。
        幸好讓雅兒貝德放假了,不然讓她看到自己送戒指給迪米烏哥斯,還親手幫他戴上,她一定會發瘋……
       
       
       


―――――――――――――――――――――――
以下是我的碎碎念
请诸君多花一点点时间看一看〔笔芯〕
全文毫无逻辑可言
与原著出入还是挺大的
后面文风会越来越欢脱
人物几乎都ooc
如果看完本篇还能接受
那就真是喜大普奔了
感谢观看 爱你们(❁´ω`❁)
啊……还有 标题是乱来的(完全是个起名废啊喂!)


    

woc,你快跑!!!伍迪我帮你按住了!!!

‭浠宸澈:

伍迪哈哈哈哈,今晚要被弄s…

缓疾:

突然就发现了新大陆.jpg

对不起但是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90g白启:

不知道是哪位特工出外勤这么张扬/不

【五米厚的粉丝滤镜】

伍迪这样会不会帅过头了?_(:_」∠)_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

南屏夕:

并不是久违的更新

沙雕南屏在线改图
转型沙雕改图选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想知道鬼骁是怎么分辨觉哥说的是封还是疯的哈哈哈哈
爽了x

hhhhhhhhhhhhh

肥宅喝阔拉:

还是决定发小号了
是沙雕改图
觉哥啥都敢用嘴尝试哈哈哈哈